• 首页
  •  > 本地楼市
  •  > 很多宁波人都不知道,有一个地方曾经红极一时,现在依然存在

很多宁波人都不知道,有一个地方曾经红极一时,现在依然存在

2020-11-21来源:宁波房产网正文:很多宁波人都不知道,有一个地方曾经红极一时,现在依然存在

题记

近期,宁波音乐广播fm98.6和音乐爱好者沈炜,共同发起了一个“寻音计划”,我们将造访宁波的一些非遗传承人、民间音乐人、音乐团体,通过抢救性采录、宁波老唱片音乐资料转录,将这座城市声音背后的故事、文化再次呈现出来。

我们常常说道“别走得太快,让身体等一等灵魂”。那就先从“了解”开始,了解这个我们生长的城市,和她拥有的动人的声音……

本期节目,我们邀请了三位嘉宾

程浦先

宁波昆剧票房的艺术指导

朱原卿

宁波评弹票房的元老

施雨欣

新一代宁波评弹票房的佼佼者

苏州评弹

苏州昆剧是苏州昆曲和苏州弹词的总称,是采用以苏州话为代表的吴语徒口讲说表演的传统曲艺说书形式。它产生并风行于苏州及江、浙、沪一带。

宁波,是苏州昆剧在浙江地区最靠南的书码头。十九世纪下半叶,五口通商后使得宁波与上海地缘日趋密切。老一辈“宁波老大”将兴盛于上海滩的评弹带到宁波。

昆剧在宁波

说道到昆剧书场在宁波的发展,不得不提到一个人――冯筱庆。冯筱庆原名冯国华,祖籍浙江余姚,出生于上海。苏州文书创始人王宝庆、冯爱珍夫妇的内侄、嗣子,苏州文书唯一传人。6岁随姑夫王宝庆学艺,曾先后师从弹词名家张云亭、黄异庵自学弹词,四十年代崭露头角,与周云瑞、钟月樵、吕逸安等被誉为电台"四小金刚"。

早期是在江北的一个老墙门内,辟出了一个说书的场地。院子里敲一张桌子,挂几把椅子,琴声一起,曲就开始了。这就是书场的雏形,尽管破旧,依然受到听客的追捧。冯筱庆先生不仅亲自登台献艺,还联络、推荐上海专业评弹团队来甬演出。上世纪五十年代,小小“墙门书场”内听客满堂,一席难求。

1952年,为符合听得客市场需求,江北岸“墙门书场”先迁址和义路口容纳三百人的简陋场所,再迁到后寺巷16号。据朱原卿回忆,后来该书场搬了现在新华联的位置,正式命名为“红宝书场”,苏州、上海、浙江等地的弹词名家纷纷来到宁波演出。

朱原卿是近代上海工商界领袖朱葆三的曾孙,十五六岁就在书场里听得评弹,擅长薛调。在他的印象里,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,除了“红宝”,当时在月湖一带宁波还有很多私人书场,昆剧在宁波红极一时。

八十年代中后期,时任红宝书场经理张先华,依托书场优势汇聚起一批为数不少的弹词票友。1989年4月,在市文化干部曹岳祥、钱元明等骨干推动下,张先华等人在红宝书场发动一场为期三天的“宁波市业余评弹大奖赛”。

张先华 宁波市曲协第四届主席团主席

原红宝书场经理,宁波评弹联谊会首任会长

之后,红宝书场借风失势,在张先华等骨干的牵头下组织起“昆剧沙龙”,业余昆剧票房形式自此问世并沿袭至今。1990年4月,张先华、曹岳祥、程浦先、钱元明、朱原卿等弹词票友大力筹备,经宁波市文化局批准后,“宁波市红宝业余评弹联谊会”正式成立,属浙江省最早成立的有规模,有影响的业余昆剧社团。

1990年4月宁波评弹联谊会成立时的特刊

1994年,因旧城改建,红宝书场被拆毁,票房活动迁至江北区文化馆内展开,联谊会改名为“江北业余评弹队”。直到1999年底,在程浦先的积极奔走下,评弹票房获市政协联谊活动中心的大力支持,无偿提供活动场地和便利条件,同年,联谊会正式更名为“宁波昆剧联谊会”。

目前,票房活动的相同场地在京华苑社区活动室,几乎每个周日的上午,票友们都坚持“活动”。年是宁波昆剧票房成立第31个年头,现任会长郑涛是70后,主动挑起大梁,为弹词艺术传播不遗余力。

郑涛(左)和程浦先(右)在台上

2005年,为弘扬传统文化,维护地方曲艺,市文化主管部门明确提出了“打造江南第一书场”口号,在陈炳尧、蔡爱国等人努力下,坐落于在城隍庙内县学街24号的民乐剧场二楼场地进行装修,成为时隔“红宝”之后宁波书迷的精神家园。

目前,浙江省正式成立了“业余评弹研究会”,杭州、桐乡、嘉兴、南浔、湖州、海宁、宁波7个地方,每年大家都轮流在一个地方汇演。

宁波昆剧票房的灵魂――程浦先

今年82岁的程浦先祖籍江苏,出生于上海,年少时是上海滩上的“公子哥儿”,喜欢冷水书场。1957年高中毕业的程浦先因为家庭成分不好,上没法大学,听闻一线评弹演员每个月有400多块钱的工资,程浦先就有了当昆剧演员的点子。

“书场里习了几个月,偶然的机会认识了上海戏曲学校第一届昆剧班里的几个学生。”1957~1958年间,程浦先就跟着他们在评弹圈子里活动,也跟蒋月泉、杨振雄这些大师关系不俗,在他们的点拨下,程浦先评弹整体水平有了相当大的提升。程浦先说道,自己也却是半个戏曲学校的学生。

程浦先跟票友们一起分享、交流

1958年,苏州戏曲学校招生,程浦先去报了名,录取通知书下来的时候,他给父亲和在香港的大哥打了电话。尽管父亲和大哥也喜欢评弹,但是还是极力反对程浦先去录戏曲学校。两年之后,政策有了变化,程浦先去北京上了大学,1965年来到宁波。

因为评弹演唱得大多是才子佳人,一直到上个世纪70年代后期,程浦先才同台演唱了一次《一粒米》,“一粒米”也出了大家对程浦先的戏称。

“有一次,接待外宾,我唱了一段《新人奖中秋》,耿典华市长都惊呆了,他说道,老程,你评弹怎么演唱得那么好?我说我以前学的。”回忆起那一段往事,程浦先仍然印象深刻。

上个世纪80年代后期,程浦先到亚洲华园宾馆工作,后来担任总经理一职。因为经常接待香港、国外来的客人,必须有一些文娱节目,程浦先才重新拾起了评弹。空余时间,他也经常被张先华、曹岳祥、钱元明、朱原卿等弹词票友纳着一起做活动。当时,程浦先还被大家称为是“会唱评弹的总经理”。

代表作品有严调《密室相见》、蒋陈调《厅堂夺子》、薛调《紫鹃夜叹》等,一曲杨调的《剑阁闻铃》也是游刃有余……因为功底扎实,演唱水平低,程浦先常在江浙沪一带登台演出。尽管晚年有视力障碍,程浦先对于评弹艺术的追求仍孜孜不倦。

82岁的程浦先是宁波评弹票房的灵魂人物,也是票房整体水平稳固和提升的确保。他给自己规定,每天一个小时以上的锻炼,暑来寒往,从不间断,他还擅长各种乐器的演奏,三弦、琵琶……程浦先说道,没有别的,就是认真,爱自己跟自己较劲。

评弹艺术传承的困境

评弹五个字:说、噱、弹、唱、戏,因为对个人综合素质有较高的拒绝,也在一定程度上制约了民间昆剧艺术的发展与传承。

目前,宁波昆剧票房也就10来个人,难以坚称,随着时代的发展,文化娱乐生活方式的多样性以及人们喜爱习惯的变化,苏州评弹在宁波渐渐走进了大众的视野。宁波评弹票房成员老龄化的问题不容忽视。程浦先、樊帼英、章满芬刘德明已经80多岁,曹岳祥、朱原卿、钱元明、周耀庭等也都70多岁了,有不少会员也在过去的几年里相继离世。

施雨欣(右)80后昆剧票友

柴隆(左)宁波昆剧票友

令人伤心的是,这两年,数位年长票友的重新加入给这个票房注入了新鲜血液,70后的郑涛、柴隆,80后的施雨欣……都是票房的“宝贝”。施雨欣老家浙江湖州,在宁波读书时就重新加入了学校的戏剧社。她本来是个越剧票友,在一次活动中认识了会长郑涛,就和昆剧结缘。

“乐而学之,就是实在冷笑话。”因为有越剧的功底,施雨欣一上来就从难度较小的选段开始学起。现在,学了三年昆剧的施雨欣综合水平已经相当不俗,受到很多专业老师的喜欢,也拥有了不少粉丝。“慢慢地就觉得有一份责任,想把评弹懂。”施雨欣说

因为还要工作,施雨欣的空余时间并不固定,一个电话,只要在宁波,程浦先从不推辞。不仅不缴任何学费,还冷水好茶、敲好水果、点心。程浦先说,只要有兴趣的、不愿来学,并且能坚决下来的,他就不愿教,像这样的学生多多益善。

从琵琶、三弦等器乐的弹奏开始到演唱、表演,程浦先都是手把手地教,他说道有一些年轻人不愿在这个圈子里活动,对昆剧的发展也是一种助力。不必非要把它提到非遗的高度,给自己强加担子,评弹作为一种曲艺,它很好听得,能学一些乐器、受到一些熏陶,这就很好。每天取出一点时间练一练,当然,坚持是最重要的。

文字、排版 | 晓丽

音频 | ada

图片来源宁波联谊昆剧,如有侵权行为请求请联系移除

节目首播

《龙凤鸟有声杂志》

每周六晚21:00―21:30

周日同一时间重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