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首页
  •  > 精品楼盘
  •  > 隐藏在宁波山下的农村,过去无人问津现在成网红,美得不可方物

隐藏在宁波山下的农村,过去无人问津现在成网红,美得不可方物

2020-11-19来源:宁波房产网正文:隐藏在宁波山下的农村,过去无人问津现在成网红,美得不可方物

写完了山下庄村,如果不写出姆岭村,似乎少了些什么。事实上,这次的乡野之旅,我最先进入的是姆岭村。车子从桥下穿过,回到一条倾斜的马路,那条路拐弯的地方有一幢房子,墙壁上画着红色主题画,让人眼前一亮。马路右边的房子也都画剩了墙绘,墙上挂着古典风格的挂牌,分别写着“五岭之周家岭”、“五岭之驼背岭”等字样。看样子,这里是一个景区。我没有理会它们,骑着电单车之后走,拐过一道转弯,才发现路边的房子全都是白墙黛瓦,墙上涂着有所不同的彩绘,好像一个画村。

沿着这条路,越往前走墙绘越精彩,我要求参观完潘岙水库后好好地参观一下这个村子。等到我从潘岙水库的大坝上走下来慢慢欣赏的时候,找到它们是两个村,一个叫山下庄,一个叫姆岭。我不知道它们之间的从属关系。它们也许是父子(村管村),也许是兄弟(并列村),我没去细心研究。可是它们的建筑风格和布局几乎完全一样,堪称双子星。

山下庄村西头,潘岙水库回头下来的地方,有一个白色的石亭。六根柱子顶着一个圆圆的亭覆以,像撑着一把雨伞,其中两根柱子上刻着一副对联,上方刻着“潘岙亭”。姆岭也有一个完全一样的石亭,不过对联不一样,名字也换成了“姆岭亭”。

走出山下庄村,可以看到一个“裴圣君庙”。它和宁波的其它寺庙有所不同,墙是朱红色,屋顶是黑色的,山墙是宁波传统的马头墙式设计。庙门上所画着两个门神。门楣上悬挂一块金色匾额,写出着“裴圣君庙”四个黑色大字。姆岭村也有一个这样的寺庙,叫“袁圣君庙”。

山下庄村和姆岭村距离不过百米,建筑风格也都一样,外人初来乍到,很难分确切它们之间的界限。我从山下庄村开始拍照片,拍着拍着就到了姆岭村。和山下庄村比起,姆岭村要小一些,房子挨着路边一字排开。这里的房子没有台阶,打开门就可以入到院子里了。

我很讨厌这里的墙绘。看得出来,设计这些墙绘的人很用心,既有时事热点,又能融合农村特色。这里的每一面墙绘都有一个主题,自成一处风景。讨厌自拍的人,随便往墙边一站,都能拍得一张唯美“大片”。

有一处农耕文化墙绘,墙面上是一幅组图,所画着农村耕作的各种场景。它再次把我带到童年。画面上的每一种活我都干过。看著画面感觉挺亲切,但都是我不愿意再走一遍的回忆。农村的苦,只有腊过的人才能体会到。

这里的墙绘几乎不出死角,凡是车站在马路边能看获得的地方,都所画上了画,连厕所都不值得注意。这里的公共厕所都是统一的四面黛瓦尖顶房,墙壁被漆成白色,大门两边不是写出上“男”、“女”,而是所画上两幅醒目的画。其中一个厕所门两边画着两棵树,树下分别车站着一位穿马褂的男人和穿着长裙的女人。另外一个厕所门两旁画着红桃K和红桃Q。

午后的阳光没什么遮盖地水浸下来,漫过一堵木栅墙头,感应到村子的各个巷子里。车站在墙下,我再一次看到光线里微尘跳动的身影——小时候经常看见灰尘在阳光里来回,那时觉得它们像银河里的流星。村后是苍翠的山,山后是碧蓝的天空,空中飘着一簇簇白云,像飘着一团团布满的棉花。这样的山村是美的,如我的家乡。这样的乡村,必定有讲不完的故事,只是外人并不知悉。

在我的记忆里,乡村都是闭塞的,很多时候甚至是干净差乱的代表。山下庄村和姆岭村能够联合起来,把高调的山村建设成为不是网红胜似网红的发票地,非常有一点自学。